福建时时彩走势图预测|福建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工會信息 >> 工會新聞 >> 正文
李斌留下的“工人之問”如何作答

當代表11年始終為工人說話最后一份建議培養技術應用型人才

  李斌代表呼聲依然鏗鏘———

  第1575號代表書面建議:從“中國制造”到“中國智造”轉變,需要加強產業工人隊伍建設,提高一線工人收入待遇,讓這一群體能體面勞動、安心生活;另一方面要打通產業工人職業發展晉升通道,樹立個人職業發展前景的信心。

  2018年最后一份書面建議:我們和世界制造強國的差距主要是差在工業基礎技術和基礎研究上。目前的狀況是企業技術人員老化,很難招到高端年輕人才,培養技術應用型人才是當務之急。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審議發言:關鍵是要給產業工人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,共享改革發展成果。要推出更多適合產業工人隊伍實際的創新政策、舉措,讓更多產業工人體會到黨和政府的溫暖。政府要支持企業建立工人崗位職級體系,鋪就產業工人職業生涯發展的階梯。

  在全國人大上海代表團的檔案中,有一份標號為“1575號”的書面建議,這是2016年一位上海代表提交全國人大并引起習總書記高度重視的建言,主題是:加強技工隊伍建設刻不容緩。

  這位代表,就是今年2月21日因病逝世的著名勞模李斌。

  “我去醫院看過他兩次,他一直和我說,等我好了,還要繼續履職,為工人問題呼吁。”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、上海代表團團長殷一璀動情地回憶道。

  “他對產業工人隊伍建設問題的關心一直沒有放棄,直到生病了,還是念念不忘。”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人事代表工作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李斌生前是第11、12、13屆全國人大代表,總計履職280多次,在2018年最后一次參加全國兩會時,他又一次撰寫書面建議,呼吁實施工業強基計劃、培育高技能工人。在當年的小組審議會上,他發言建議進一步調動工人積極性和創造性。這份發言稿由現場的人大工作人員完整記錄,保留至今。

  發展“大國制造”,高技能工匠去了哪兒?年輕人為啥不愿意當工人?這是李斌代表留下的思考。如今,斯人已去,“李斌之問”

  誰來解答?

  破解工人困境需要這份初心

  和李斌同樣從上一屆連任到本屆的老代表花蓓,曾是小組會上李斌的同桌。今年上海代表團剛到北京時,花蓓就說,看到座位就忍不住想起李斌,“不能多說,說了心里就難受。”“當代表,就是要講自己擅長的、做自己專業的事。”李斌留給花蓓的記憶里,始終是一個樸實敦厚的工人形象,為人低調,但只要說到老本行,就言辭鏗鏘、堅定有力。在上海代表團共事6年,李斌始終關注產業工人隊伍建設這一件事,讓花蓓最是敬佩。“他講的雖然沒有高大上的語言,但讓人聽了很踏實。”“一個國家的發展,需要高大上的尖端人才、需要科創和金融,也需要腳踏實地的民生,工人的事不是小事,兩會就需要李斌這樣的聲音。”

  “不忘初心,他的初心還在。”花蓓說,解決制造業發展的高技能人才困境需要這份永恒的初心。

  我們年輕時當工人很神氣的

  “我們從參加黨的十六大開始認識,因為勞模的身份結了緣,從此以后就成為無話不說的老朋友。”上海代表團另一位老代表朱國萍說起李斌眼圈就有些紅,“我發微信還是李斌教我的,當時我一直學不會,李斌一遍遍地教,特別耐心。”

  朱國萍忘不了,李斌用耐心和恒心,數年如一日追著工人的問題,問根源、尋答案。

  2016年3月5日下午的人民大會堂上海廳,李斌發言。他以自己在企業第一線所見所聞告訴習總書記,眼下年輕人不愿當工人,企業招不到技能型人才。會后,會務組立即叫住了李斌,問他要來了發言稿。“他當時開心得不得了,心里很受鼓舞,回去就把發言寫成書面建議交了上去。”朱國萍說,回上海沒多久,李斌就興奮地告訴她,中華全國總工會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等相關部門紛紛打電話或者登門拜訪了他,和他探討產業工人培養的具體措施。

  年輕時的朱國萍,上世紀80年代在一家食品廠工作,先是當工人,后來去了管理崗位。“那個時候當工人多光榮啊,工資和當干部差不多,出門在外一身藍工裝又時髦又神氣。”朱國萍說,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,誰家子女當了工人,家長就覺得坍臺沒面子,“好像當工人就是教育失敗的標志,社區里有些家庭寧愿讓孩子啃老,不肯進工廠。”“李斌曾經告訴我,在廠里,他這個師傅一直要說普通話,因為上海小囡很少,都是從外地招來的。”

  對李斌留下的問題,朱國萍有自己的思考:“造大飛機是很高級,可是能少了工人嗎?”她認為,要給工人群體漲工資,讓他們能拿到體面的收入,讓上海小囡也肯進工廠,“社區里東家西家一議論,你家孩子當工人收入這么高啊,再沒人敢小瞧了。”

  “李斌是全社會公認的知識型工人。”朱國萍說,如果未來的工人都能打造成“知識型”,那么這支隊伍的整體社會認知也會逐步提高。

  我們需要的是一代代李斌

  “一個任期五年,他會給自己做好規劃,每年說一個點,解決一點再推進一點。”黃迪南代表曾任上海電氣集團董事長,是李斌的老領導。對于李斌為產業工人隊伍建設的奔走努力,黃迪南記憶尤深。

  “他工作的廠有段時間效益不好,需要進行一些改革調整,他會為了工友來爭取利益。”“我和他談過,我說這個廠不太好,想給你換個效益好點的,但是他不要,不肯放下他的那些工友,他說舍不得那些兄弟。”一樁樁往事、李斌發自內心對工人的感情,黃迪南全部記在心里。

  “李斌提出的這些問題,并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,需要我們整個產業、政策來反思。”黃迪南說,中國要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,就必須要回答好李斌留下的問題,解決“李斌之困”。

  “為什么年輕人不想當工人?這是一個必須全盤思考解決的復雜問題。”黃迪南說,這既是價值觀問題,也是操作性很強的現實問題,“當工人的社會地位得不到足夠的尊重,需要政策和輿論全方位的引導。”“如果他們有豐厚的經濟收入,能夠體面地過日子,還會有人小看工人嗎?”

  “為什么工廠有了像李斌這樣優秀的工匠,效益還是不行?”面對記者的疑問,黃迪南指出,解決一個企業的產品市場問題,不是僅僅依靠一個人、一條生產線,它的設計理念、全產業鏈的技術迭代都很重要。“一個企業僅有一個李斌是不夠的,中國制造業存在不少技術短板,我們需要的是一批批、一代代的李斌,整個產業、整個人才梯隊的工匠精神。”他認為,這才是對“李斌之問”最好的回答。

   
[關閉窗口]
福建时时彩走势图预测